你有没有一刻曾经怀疑过这个真实的世界?

2019-05-17 09:49 来源:澎湃新闻 湃客

字号
20年前的1999年,世界处在一种狂奔和暴躁中,电子科技的发展再一次点燃了人类进步的引擎,而身处千禧年大关的门槛上,又出现了各种末世传言,就在这时候,一部可以堪当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电影的作品诞生了,如果说一部好的作品会促人深省的话,那么这部电影则会彻底颠覆一个人的观念。
20过去了,这部电影中的预言也一个个的实现,人们逐渐生活在一个沉浸的网络中,AI不断地进化,慢慢的可以替代很多人工,即使用今天的眼光来看,这部电影依然酷的犹如未来之作,这就是“龌龊司机”兄弟、姐弟、姐妹的作品——《黑客帝国》。
这部电影除了具有绚丽的赛博朋克外壳,还具有深刻的哲学内涵。对于他的剧情,就不再探讨了,NEO究竟是真人还是代码?ZION到底是真实的人类聚集地,还是一个更高维度的程序集合?那些自认为有奋斗目标要逃出机械控制的人们究竟是血肉之躯还是BUG代码?这些有趣的细节仍然让人可以在熟知影片的情节之后,还可以饶有兴趣地反复观看。
但影片中,最让人着迷的,也可能是每一个生活在自己的轨迹中的人都曾经有那么一刻,灵魂出窍的问过自己——我生活在真实当中么?
黑客帝国中,在那个屌丝程序员还没有成为救世主之前,干着黑客交易非法程序的事情,而他用来夹着非法程序的那本书是鲍德里亚的——《simulacra and simulation》(拟像与仿真)。
鲍德里亚构造了拟像的三个层级,第一层是仿造,仿造追求的是模拟、复制自然、体现自然,从文艺复兴到工业革命时期,人类造物都是在这个层面发展;第二层是生产,是工业时代的主题,在盈利的指导和市场规律的支配下,对自然进行仿真;第三层是“超真实”的阶段,是硅基时代的主题,在代码的主宰下,创造了一个不同于真实世界的全新的世界。
《黑客帝国》正是基于这种第三层的“超真实”的认知下构建的整个世界观。鲍德里亚的这个观念并不新潮,只不过是在他的时代已经看到了代码的可能。而在这之前,东方有“庄生晓梦迷蝴蝶”,西方有柏拉图的“洞穴隐喻”,甚至还有爱丽丝仙境中的“兔子洞”,他们的问题都是一个,虚幻和现实,谁是谁?
相信每个人都会有过这样的经历,在一个疲惫的午后,突然间从梦中惊醒,看着外面昏黄的日光,丧失了自己的知觉判断,我是谁?我在哪儿?仿佛已经过了一百年,一切恍如隔世。大脑的短路阻隔了记忆,让我们丧失自我,在失去了对自我的判断之后,我们也开始怀疑起来身处的世界,究竟这是真实的感受,还是一场超长的梦?抑或是在某个人脑海中的想象,计算机中模拟出来的一个情节?
比如,我们生命中流淌的时间,到底是真实的存在,还是我们头脑的一种幻觉?在我们可知的维度里,质子的存续至少可以达到10的33次方年,甚至要比宇宙的整体寿命还要高,在质子层面的电子也是,甚至可以说,他们就是永恒,时间在他们身上留不下任何痕迹。那为什么由质子和电子组成的我们,会经受岁月的侵袭,会有生老病死?
再如,我们经常看到电影中,面对夸张现实的时候,要掐自己大腿,扇自己耳光,确定自己并不是在做梦,但事实上,梦中我们依然可以模拟出痛感,甚至是很多时候,梦中的情绪会存续到我们醒来。比如梦到一件悲伤的事情,再醒过来那一刻依然能感受到自己内心的悲伤。这就说明我们的内心可以对现实和幻觉做出同样的反应,那又如何去区别呢?
甚至说,我们如何能判断我们的生活不是每一天不断的重置、重复呢?我们能确定过去都依赖着记忆,但记忆是可以被篡改;我们对现在的确定是依靠着感觉,而感觉甚至都难以区分梦境和现实;我们唯一看似可靠的就是对未来的感觉,我们相信明天太阳一定会升起,但如果本来就没有明天,我们这种观念又何来的自信呢。
我们可以想象日升日落,想象明天的太阳照在自己的身上,那一切都源自于“想象”,我们没有人能确定明天的到来,我们一切对于明天的信心都是源自于我们记忆中每天晚上过去都会有太阳升起,如果这个记忆本身就是虚构的,那我们关于现实世界的一切想象就崩塌了。
从这个角度来看,我们关于这个世界的认知,竟然脆弱的维系在我们的记忆当中。不过,进一步思考,我们对于自我的认知也存续于记忆中,如果记忆功能失效,我们也不再能够认识到自己,那么又何谈去判断真实与虚幻呢?
所以,真实的现实,是一种信念,跟自我的信念一样。人只要相信有自己,就会相信有未来,相信有现实。否则,一切称为泡影,灰飞烟灭。
关键词 >> 存在主义,黑客帝国,记忆
特别声明
本文为自媒体、作者等湃客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相关推荐

评论(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